前往 注册免费送白菜 首页
李白:一辈子的背包客

  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曾经60岁的李白自江夏往浔阳(治今江西九江)游庐山,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之际登上五老峰西南的屏风叠(又名九叠屏)游目天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王羲之:《兰亭集序》)而骋怀书情,寄挚友卢虚舟(曾任殿中侍御史,此前与李白同游过庐山):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执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终身好入名山游。
  ……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是诗指明李白在头脑上最看重庄老之学而自比为楚狂接舆,以是要手持神仙所用的绿玉杖,于烟波浩渺中握别清早的黄鹤楼而去遍游天下名山。黄鹤楼这处洋溢着仙气、灵气的中央频频成李白周游天下的动身点。
  纵观李白的人生轨迹,求道寻仙和爬山临水占据最重的重量。诗里所讲“五岳寻仙不辞远,终身好入名山游”,恰好归纳综合了他生掷中的这两大内容。中国旧时的名山胜水,险些为僧、道所支解;但在唐代,由于朝廷奉李耳(老子)为祖宗而崇道,天下名山遂多为道山(仙山)。不外,求道寻仙与爬山临水虽是李白作为玄门信奉者与周游墨客行走长轴中的两条并行线,但是有一点则必需明确:即他的爬山临水并不都因此求道寻仙为指归。李白起首是具有自在头脑的知识分子,同时也受过传统儒学的陶冶。他与大天然的密切,不但仅是作为瑶池来周游,也是在做“山川之乐”,去处外发明天然,向内也挖掘本身的蜜意。
  在现代,“山川之乐”乃是文人士子修身养性的一个紧张内容。孔子所说“怙恃在,不远游,游必无方”(《论语・里仁》),只管是从孝顺怙恃,方便照顾怙恃的角度动身的,但却阐明孔子期间远游运动已很盛行。这远游,既包罗官吏之旅,也包罗问学之旅,固然另有地道的山川之旅――山川之乐。难怪孔子有“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论语・雍也》)之语。孔子这一智者之言,开启了中国文人走向山川、审美山川、与山川调和相处的门扉。今后,才有庄子那恣肆汪洋的《清闲游》、屈原那独立不迁的《橘颂》、曹操那沉雄宏阔的《步出夏门行・观沧海》……孔子到场著作的《周易》(厥后玄门将其归为道书,参加《道藏》)之《观》《旅》二卦(包罗经、传),可以说是孔子曩昔及孔子期间的士人“山川之乐”的履历总结,并由山川之乐引发开来,为士人修身养性提供了一份最后的行旅(包罗天然行旅、人生行旅)指南。最具典范意义的是上面两段话:
  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天之神道,而四季不忒;贤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彖传》释《观》卦)
  “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止而丽乎明……旅之时义大矣哉!
  (《彖传》释《旅》卦)
  这两段话的要点有五:其一,天然的景象优美而壮观(“大观在上”);其二,天然景象可以比附品德美(“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其三,天然景象可以证明书籍(“观天之神道,而四季不忒”);其四,天然景象可为政治家提供管理范式(“贤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其五,天然景象可以污染心灵,熏陶情操(“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止而丽乎明”)。以是“旅之时义大矣哉!”(行旅之时的意义是何等弘大啊!)
  熟读道书的李白很早就深谙天然景象的美学意义。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他在安陆(在今湖北)作《春夜宴从弟桃花圃序》,大谈天地之大、天然之美、人生之怡,称: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时光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多少?昔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会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快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可,罚依金谷酒斗数。
  该序译成口语文粗心是:天地是万物的旅店,时光是百代的过客。人生一场,恰似做梦;快活作欢,能有几多?这就难怪昔人要放松工夫手持烛炬去夜游啊!况且阳春三月,所见都是辉煌光耀的景致;天地天然,都是供我做文章的好质料。适逢在桃李绽放的花圃里展现天伦之乐。浩繁弟兄,都有谢惠连的才思;只是内疚本身做诗,尚不克不及到达谢灵运的程度。幽赏细品还没竣事,豪情高论转入清心琐谈。各人围坐在桃花丛中享用美宴,羽觞在月光下反复举起。要是此时没有佳作助兴,怎能抒发雅致情怀?如果做欠好�,便依晋代石崇金谷园的措施罚酒三斗。
  李白这篇以春夜桃花圃美宴为题的小品,写得清亮洁白而优雅高兴,满盈猛烈的画面感,恒久以来到处颂扬,被清人吴楚材、吴调侯选入《古文观止》;明代画家仇英则将它转为视觉艺术,绘成《桃李园图》传世。《古文观止》卷七评是文日:“发轫数语,已见洒脱风尘之外,而转落条理,语无泛设,幽怀逸趣,辞短韵长,读之增人很多情思。”我们本日读它,最少有两点情思:第一,让我们识读到李白以天地为逆旅(旅店)的大情怀,触摸到他放松韶光去密切大天然的热烈脉搏;第二,让我们剖析到李白戴德大天然的心境,进入到他欲与大天然融会合一的心思。旧时以为该序散溢出极乐世界的感情,批为“浅识”“悲观”云云。但是倘加细读,便会发明它是一篇拥抱大天然,主张积极行走、快乐生存的宣言书。而真实的李白也是一位大天然的热隋拥抱者,不知疲乏地周游天下的辛劳背包客。
  《周易・系辞上传》说:“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季,县(悬)象闻名莫大乎日月。”(仿效天然没有比天地更大的,变革会通没有比一年四序更大的,悬象表现灼烁没有比日月更大的。)大天然景象恢宏,变革万千,乃凡间万物之源:既是人类物质故里所依附,更是精力故里所归依,品德品德所拜托。李白在蜀中的时间就已将天地天然并及包罗一草一木在内的凡间万物当做朋侪,视为知己。李白熟读《庄子》(《春夜宴从弟桃花圃序》中“浮生若梦”“大块”之类的话语均取自《庄子》),晓得《庄子・在宥》篇有两段关于“独往独来”者(即精力独立、头脑自在的周游者)与大天然干系的话:
  收支六合,游乎九州,独往独来,是谓独占。独占之人,是谓至贵。

【相干论文保举】
  • 做一辈子黑胶客
  • 李白与李白诗歌的研讨
  • 相亲一辈子
  • 相爱一辈子
  • 爱情一辈子
  • 幸福一辈子
  • ―句话,一辈子
  • 在线办事

    办事答应